xqlvq 发表于 2018-11-9 23:48:39

一路书香


一路书香


一路书香

——七七





常常觉得自己的前身一定就是被黛玉焚烧掉的诗稿,要不,这辈子怎么这般痴恋着书香?

小学开始识字后,交学费就是最积极的一个了,花花绿绿的人民币交上去,全无对父母辛勤汗水的留恋,反倒迫不及待地捧着语文课本啃起来,待老师讲课想知道北京哪个医院白癜风比较好时,我已经烂熟于心了。

到了初中,我是轻易不放过除了教科书以外的一切有字迹的纸张了。集训时校长的讲话是最难熬的了,我会慢慢地把方圆三米以内的废纸收集到脚下,用左脚压住其中一脚,右脚小心地把纸团蹭开,字迹模糊时就蹲下去假装系鞋带,把鞋带解开在系上的时间足够我浏览完一张纸了,如果碰巧那天穿的是平口鞋,那扯扯袜子,抹抹鞋面上的灰尘也不算违规吧/我暗自得意地想。

由一个老头教的数学是最枯燥的了。因此我常常在前天晚上整理书包时就准备好第二天打发时间的内容。在课堂上偷看课外书籍本来就是一个扒手与反扒手的过程,年深日久,渐渐地就把这本领练得炉火纯青了。首先在排座位时,得选定一张有缝隙的桌子,然后你要将这缝加工直到恰好可以看清楚两行字,它的距离为距胸前半尺左右最佳,否则的话就不利于伪装了。至于使用方法我想每个过来人都是心知肚明的吧:教科书摆在缝隙前面,头微微低着作边阅读边努力思考状,其实灵魂早就跟随靖哥哥出生入死浴血奋战几十回了。这个方法的好处是隐蔽性极好,老师只要不盯着你超过两分钟是绝对不会怀疑你的勤奋态度的。当然超过这个限度后,傻瓜都知道你在干什么勾当了。缺点就是在张召重等陷入狼阵时不能一捶桌子,痛痛快快地吼一声“爽啊”。为了弥补这个遗憾,我经常在课后又找时间温习一遍精彩部分。

本来我是班上公认的反扒高手的,可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啊。那次我正低头入神,一只干枯的沾满粉笔灰的白手悄无声息地从后面伸进我的桌子里面,优雅地把含冤的竇娥从我眼皮底下带走了。事后同桌告诉我:“老头已高声点你的名三次了,所有同学的眼光都聚焦在你这,我在桌子底下踢了你有N次,你还是独自对着空白的桌面作咬牙切齿痛不欲生状!”我这才发现那本用来做烟雾弹的数学课本早就被我推到桌子的最边缘快作自由落体运动了。

好在那次我看的是前辈们认为的唇文学书籍《中国古代四大戏曲》,可能戏剧迷老头私自也不得不承认那本书比他和他的数学有吸引力多了,他居然把我没看完的那页折起来后才一声不响交给了他同事我老爸,老爸这次也没怎么吊我胃口,那个周末就把书还给我让我继续未完成的事业了。相比之下我同桌的待遇就差多了,大舌头的物理老师从她的桌子了风卷残云般把书抢过去,高举着有着一双凄迷大眼睛女子的封面抖了抖,痛心疾首地对全班同学说:“你们看哪,都火烧眉毛的时候了,还在这里聚散两依依。商女不知亡国恨啊!”然后手臂一扬,那本书就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落在了积满水的场沙坑里。同桌在满堂的哄笑声中只恨不能把脑袋埋进那条缝里。

高中时候去县城读书,一次去邻校的朋友那留宿。熄灯时我捧着书本对她说:“我去上厕所啊”。结果她半夜醒来,枕边空空,被窝冰凉,模糊中想到了去厕所找我,行到半路,忽听厕所里面传来“吃吃”的笑声,时有时无,时而尖锐时而压抑,让她觉得毛骨悚然,一路狂奔回宿舍拉起牛高马大的宿舍长再向虎山行。她们高举手电筒,手拿水果刀,蹑手蹑脚向厕所方向摸将过来,然后猛推开厕所门,却只见我正蹲在那读得如痴如醉,不由分说就把我绑架回去了。

高二时开始严抓猛打作息时间,起因是有人躺在被窝里开夜车,另有竞争者打小报告说影响睡眠。我和彭就成了最大的无辜受害者。熄灯之后我们不得不在被窝里辗转反侧揣测郝思嘉到底有没有去和白瑞德借钱呢?有时梦里面都是梅超风的一地骷髅或者是与令弧冲携手从苍茫的洞庭湖上翩翩飘过。时间久了,终于熬不过了,彭不知从哪弄来一把厚重的黑布伞,蜡烛在伞下欢快的跳舞,我在门外和窗户对面各考察了十分钟,回来对着彭狂笑,两人并排趴在枕头上一起看《围城》精彩处笑得花枝乱颤,铁杆床直晃得上铺的姐妹云里雾里以为发生地震了,我们及时地把一枚白水煮鸡蛋塞到了她张开正要大叫的嘴里。第二天室友们看着我两被熏得乌黑发亮的额头,惊问是不是遭遇了黑手党?

后来上班了,发现电脑里面原来有个巨大的书库啊,虽然没有捧在手上看过瘾,可也是消磨时间的好去处,有一次部门主管打开我的电脑查找资料,好奇地点开了“秘密花园”这个文件夹,满满的两大页全是我下载的亦舒的书名,他楞了五秒左右,装作不在意地问:“看完这些,至少也得一个月时间吧?”我毫不设防:“不,一个星期足够了!”说完猛抽自己嘴巴。

书的价钱越来越贵了,我不得不去各地蹭书看,渐渐地有了一套非常实用的经验:书城的书虽然齐全,但挤在一大堆提着篮子推着车子毫不留情地捡着书的人群里享受免费服务心里多少有点不平衡,另外如超市一样的热闹环境也不时读书的最好氛围。南头的堂和书店不错,碰到一本好书,可以找个角落坐下来慢慢地读,最难得的是旁边就有个很干净的厕所,所以带上一瓶水一个面包,就可以在里面很舒服地混一天了。私人书店就不行了,半个小时过去还没见你掏腰包的话,店主的白眼就会沾在你衣服上甩都甩不掉,还会借着扫地的由头用扫把在你周围划来划去。想心安理得看书,你得买北京中科白斑风医院到底在哪里份报纸先。八卦岭的批发市场也不错,混久了可以向同道白癜风信息多的白癜风论坛中人推销自己喜欢的书看他或她欢天喜地地抱着自己的最爱离去,心里没来由地生出一种被认可的满足敢。

白癜风疾病的四种代谢异常今年辞职后突然向众人宣布我要开一个有自己特色的书店,老哥一针见血地点评:“还不是自己想看书!”是的,我坦白承认,我的理想生活就是:左边一叠,右边一叠,头下还枕着一叠书。当然,你不可以拿于晴席绢之类的来蒙我,我晕。竇竇

  

  



联系方式:(Email)yyh675900@163.com|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一路书香